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馬天宇《煙火的光芒》:抓不住的美好

馬天宇唱《煙火的光芒》,字裏行間佈滿了“傷不起”:轉瞬即逝的美好,把握不住的感動,還有被比喻為煙火光芒般脆弱的所謂永遠。削減至只剩一把吉他的主曲伴奏,簡化至只剩一把人聲的全程曲段,《煙火的光芒》這首歌就如其名,單薄也溫暖。

大部分時候,“傷不起”都是個略帶貶義的詞;它也可以是最直接的字面解釋——有些東西,實在破壞不得。“傷不起”使用在馬天宇《煙火的光芒》上,就是坦蕩蕩的字面詮釋,美好得放佛會一觸即碎。帥氣的武俠,含羞的小生,雅致的文人——馬天宇表演的角色總在變,他也換著法子去詮釋這些角色骨子裏的柔軟,例如《該死的溫柔》被埋藏在精工重作和節奏分明下的柔情似水,例如《月光晴朗》用抑揚頓挫的音階起伏來表達的清淨明媚。對一個以才藝比賽為突破口的藝人而言,要滿足所有層面需求,各種的辛酸蹉跎都被隱藏在巨大的光環下。投石問路免不了,當中有驚為天人的瞬間驚豔,也有差強人意的蹣跚步履。就馬天宇而言,兩年的沉澱可以得出《煙火的光芒》這樣的成果,也已是深思熟慮後的聰明一著。他在各種變化和嘗試中得出了階段性的結論——原來自己最適合溫柔清新的文藝風格,不要欲言又止,只要坦蕩直白,就跟《煙火的光芒》所呈現的一般,簡單純淨而不時動人心弦一番。


馬天宇也在不經意間準確拿捏了這一點。他終於找對了路子,深諳清淡乾淨的風格在其身上最能發揮優勢。《煙火的光芒》不是標新立異,而是乖寶寶牌,歌曲中的平淡美好並非單純的擺尾討好,反而透著絲絲狡猾和聰慧。當馬天宇拋棄了過多的演繹,只是一路漫步,差一點就選擇用One-Shot形式來完成《煙火的光芒》的MV,人們便發現他長大了一些,也更有想法了。

這首歌有瓷娃娃式的爛漫場景,也有一觸即發的內心情緒,若論“傷不起”,《煙火的光芒》才是真正的捧在掌心也深怕其碎成沫沫。從明擺著要讓你跟唱著哭一鼻子的《該死的溫柔》,到後期不斷嘗試的民謠路線,明顯馬天宇努力把自己定格在“靠聲音糊口”的範圍內。重人聲、輕吉他、淡旋律,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把馬天宇歸入治癒系歌手的行列,但《煙火的光芒》顯然是治癒系的作品。把這樣的曲子看得簡單點,哼唱一段,一臉笑意,兩行淚水。馬天宇唱起小情歌,再合適不過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