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喬爾:打國安肯定百分百努力 我不在乎被罵叛徒

年輕時,幹過很多傻事……有時候我對足球生厭,就會帶上一塊滑板走向大海

    1月的時候,喬爾·格裏菲斯從國安轉投俱樂部死敵申花。他來到上海,又馬不停蹄地跟隨球隊前往瓦倫西亞拉練。不走運的是,澳大利亞人在這裏弄傷了自己的膝蓋。申花最後一場熱身賽上,初愈的他作為首發出場,表現儘管“有些遲鈍”,但他百分百確信自己會越來越好。離開瓦倫西亞的前一天,喬爾談了許多,沒有回避國安。他承認轉會是一個勇敢的決定,而他從來不缺乏勇氣,這是一個曾經與鯊魚共泳的人。

    關於上海申花

    這座城市很有魅力

    而且還有阿內爾卡

    東方體育:我想,在決定加盟申花前,你肯定猶豫過很長的時間?

    喬爾:是的,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決定。我真的是想了很久,大概有一兩個月。因為我和我的家人都非常喜歡北京,但我們同時又覺得,想感受一下有別於北京的氛圍。新的城市,新的文化。所以,在度假的時候,我和妻子達成了一致,換一個環境,重新開始。我和阿內爾卡現在還在努力融入球隊,首先,我們希望可以不再受傷病的困擾,只有在完全擺脫了傷病以後,我們才可以找回節奏,和球隊一起打出更好的成績。

    東方體育:在考慮轉會申花的時候,你最大的顧慮是什麼?

    喬爾:離開所有我在北京的朋友,因為過去三年裏,我在北京交到了很多朋友。另外,我也擔心足球本身。你可以踢出什麼水準的足球,這永遠是項巨大的挑戰。我總是期待挑戰,希望自己能和申花一起創造一個不同的賽季。

    東方體育:考慮到北京和上海兩家俱樂部之間始終緊張的關係,一個人必須十分勇敢才能做出在兩者之間轉會的決定,你覺得呢?

    喬爾:是的,我知道,這是我之前考慮過的另一件事情。你知道,這就是足球,我之前在接受北京媒體採訪時候說過了很多次,你們必須尊重我的決定。我想,等到聯賽開始我重回北京的時候,那會是一場非常有趣的比賽,我想看看球迷們會有些什麼樣的反應。但老實說,現在付我工錢的是申花俱樂部,所以我到時候肯定會付出百分百的全力,為他們賣命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你提到了申花和國安的交手,應該就是新賽季中超聯賽的第二輪,你們將北上客場挑戰對手,眼下你做好準備了嗎?如果到時候北京球迷喊你叛徒,你將如何應對?

    喬爾:我不在乎,他們到時候肯定會喊出各種各樣的話,對於這一點我確信無疑,因為他們之前也喊過。但是,這不會妨礙我,這就是足球的一部分,足球就是看你如何去適應調整,如果你學不會這一點,就不可能踢出最好的足球。所以,對我而言無論他們喊我什麼,都不是問題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你告訴過帕切科自己加盟申花的事情嗎?

    喬爾:我並沒有跟他說過,但是在我度假的時候,他打電話問過我是不是還有重回國安的可能,而我告訴他,自己已經準備和申花簽約了。我和他在國安的時候相處得很好,他希望我可以留下來,但我既然做出了自己的決定,他也表示會尊重我的決定。

    東方體育:那麼上海,或者說申花究竟是哪一點吸引了你?

    喬爾:首先,是因為上海這座城市,我們每次來這兒打客場的時候都能感受到這座國際化大都市的魅力。我在北京的時候,很多朋友都對我說,上海有多了不起。而影響我做出決定的最重要因素,是他們告訴我俱樂部已經簽下了阿內爾卡。
關於阿內爾卡

    他看起來是個乒乓球老手

    東方體育:據說昨天晚上你和阿內爾卡打了乒乓,最後你輸了?

    喬爾:是的,我告訴他在澳大利亞,我們幾乎沒有這項運動。而阿內爾卡看起來是個乒乓球老手了,他的發球非常強,我很難接起來。不過今天晚上我們已經相約再戰了,希望這次可以成功復仇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你現在是阿內爾卡在申花隊中最好的朋友,在你眼中他是個什麼樣的人?有一點保守,不是嗎?

    喬爾:在我看來他很OK,眼下你讓我說,我還真挑不出來他身上有什麼毛病。他是非常職業的球員,永遠都有一顆渴望勝利的心,不管做些什麼。我們相處得很好,而這很重要,作為同一家俱樂部裏的外國人,有時候你們必須緊緊抱團共同進退。而我驚訝地發現我們身上還有很多共同點,不過至於有哪些共同點,你也知道,我是不會說出來的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他有沒有向你打聽過中國足球的情況?你給過他什麼建議了沒有?

    喬爾:他問過我一些關於中國的情況,中國球員的水準,還有裁判等問題。如果他有了解的意願,我總是盡可能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他。

    東方體育:讓我們正視一個現實,你在北京國安的時候也許是球隊裏最受歡迎的球員,最大的大牌,但是來到申花,你的光芒多少會被阿內爾卡掩蓋,你會對此感到有些失落嗎?

    喬爾:不不,他理所應當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,他們有一百個擁抱他的理由。而我只管做好我自己,眼下最重要的是,我得先用自己的表現贏得他們的信任。如果他們能夠給我以信任,我肯定會加倍地還給他們。我並不擔心自己和球迷的關係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你趕上了申花在瓦倫西亞拉練集訓的最後一場比賽,怎麼看待這場比賽的發揮?

    喬爾:我現在最重要的任務,是確保自己的膝傷百分百痊癒,在比賽裏找到一些節奏。對我來說,自己現在是整個大部隊裏落後的那一個人。其他球員都已經練了兩個月了,踢了很多比賽,而這只是我的第一場比賽。總的來說,我踢得還可以,儘管身體各方面免不了有些遲鈍,但是隨著比賽不斷地到來,很多感覺都會慢慢找回來的,我不擔心。
關於生活

    足球之外最想做的是衝浪

    東方體育:前幾天注意到你和羅傑說話的時候講的是法語,他告訴我原來你以前還在瑞超聯賽踢過球,對你而言融入一個新環境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?語言還是其他東西?

    喬爾:語言確實很重要,它為你打開了進入新環境的第一道門。但要真正融入一支新的球隊,顯然需要花上一段時間。現在對我來說,不太走運的一點是我剛來到申花,就受傷了,而受傷把一切都變得很複雜……好在聯賽還有四周才開打,我有更多的時間熟悉球隊,熟悉隊友的名字,爭取更多上場的機會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你在瑞超聯賽踢了三年,但是看起來你似乎沒有在那裏度過一段太愉快的時間,至少在球場上是如此,其間到底發生了些什麼?

    喬爾:我不喜歡瑞士,不喜歡球場之外自己在那裏的生活。對我來說,那個地方太枯燥乏味了。那時我還很年輕,場上打的也不是我熟悉的位置。有很多因素湊到了一起,但是在我簽字的時候就立刻意識到,我不想在那兒。我試著讓俱樂部放我走,但是這事兒沒成。有時候人必須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覺,而在我和國安以及申花簽約的第一刻,我就預感到自己將在那兒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,無論場上還是場下。

    東方體育:馬上要和申花一起回上海了,那兒會比瓦倫西亞冷很多。在中國這些年,你是否常常想念家鄉的陽光和海灘?

    喬爾:是的……是,也不是。有太陽曬總歸是好的,但有時候陽光太炙熱,也會傷了皮膚,你得做好很多防護措施。澳大利亞有充足的陽光,但我們國家的皮膚癌病發率也是世界最高的地方之一。我想你明白我想表達的意思,每樣事情,超過了一定限度就會產生相反的作用,生活中這樣的例子到處都是。而我在中國常常想念的一件事,就是衝浪。足球是我的職業,衝浪是我的激情所在。我生長在海灘上,在我們那兒,衝浪是體育運動的第一選擇,足球排在衝浪之後。有時候我對足球生厭,就會帶上一塊滑板走向大海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你在中國一呆就是三年,而外國人在這裏通常只打一年的短工,中國究竟有什麼留住了你的人和你的心?

    喬爾:我的女兒在這裏學會了中文,她今年就要上小學了。而且很可能,我們不會給她報外國語學校,而會讓她進入普通的小學讀書。還有很多其他的因素,比如金錢,這點我不打算隱瞞。我在這裏可以賺很多錢,那對我的幫助很大。

    東方體育:在中國,你發現自己最不能忍受的事情是什麼?

    喬爾:除了每個人都叫我“傻X”以外,也許還有這裏的煙塵和濃霧。有時候,空氣污染嚴重的時候,城市裏就會起大霧。這種情況對我不會起到太大的影響,但我會很擔心自己的女兒和妻子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人們總是說,那些沒有殺死你的人和事,讓你變得更強大。當你回顧過往的時候,哪些是差點置你於死地的?

    喬爾:喔,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。什麼差點殺死了我?我得好好想想。我發現自己從來沒有面臨過這種程度的絕望,我覺得如果你的態度夠強硬,你的心臟夠強大,你總是希望一切以獲勝終結。即使有時候你無法贏得一場比賽,你也能從失利中獲取一些經驗,而正是這些經驗,讓你變得更強大,不僅僅是作為一名球員,同時也是作為一個人。

    東方體育:你的一個兄弟曾經說,你是家族裏最瘋狂的一個,你承認嗎?你曾經做過的最瘋狂的事情是什麼,不僅是場上,還有場下。

    喬爾:不,絕對不是我。至於誰才是最瘋狂的那一個,我也不知道。在我年輕的時候,我幹過很多傻事,在球場上,我幹過的那些瘋狂事情就不用說了,每個人都知道。至於場外,我跳過傘,和鯊魚一起遊過泳。是一些小鯊魚,人們告訴我,它們都是一些很友善的小動物。我不知道換作你,是不是會相信他們所說的。但是不管怎麼樣,我和它們一起遊了泳,不是一條兩條,而是一百來條。但是至今為止,我還有一個瘋狂的願望沒有達成,我真的非常希望能和鯨鯊關在一個籠子裏,和它們共泳,這是世界上最酷的事情。我不知道你是否聽說過鯨鯊,它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大型的鯊魚。你可以在南非、澳大利亞、南美實現這個共泳的願望,不過我想自己多半會只有等到退役以後才能去實現這個願望了。
返回列表